我的圖博朋友 | 即時新聞 | 20160308 | 蘋果日報

作者:楊定逢(資主主義社會的幫傭)後天是3月10號西藏自由日,我想替我人生第一個藏人朋友,寫他的人生故事。他的名字叫Sam(姓名保留以免影響其家人),目前跟我在同一個單位為五斗米共同折腰著(泣)。如果不是略黑的膚色,光是口音你可能直覺認為他不過就是中國某省鄉下人,但誠懇樸實的眼神及舉手投足間卻又沒有漢人印象中固有的狡劊(我說自己啦)。他12歲時,暗夜中泣別父母跟弟弟,在尼泊爾人的幫忙下,沒有任何現代化的裝備,就翻越喜瑪拉雅山,九死一生抵達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Dharamsala)。直到21歲,他才用通訊軟體聯絡上父母,讓他們知道「他還活著」這卑微的信息。之後從12歲迄今二十多年,自力更生作各種工作求生存圖溫飽,還得想辦法讓自己受教育。因緣際會,Sam在達蘭薩拉碰到前來朝聖的台灣女友,交往五年後排除女方家長反對結婚搬來台灣當新台灣人。其實相較於其他還困在西藏或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其他同胞,Sam能來臺灣過還算平靜的生活,算是非常幸運的。因為實在是太難以想像這種經歷,所以下類後來自己回想起來也覺得智缺的問題不斷出現在我們的對話中?Sam,你碰到達賴有獲得無上智慧了嗎?答:呵呵......Sam,那你們翻越喜瑪拉雅山時同伴有人死掉嗎?答:嗯,就,不見了?Sam,那你聯絡上父母的時候有哭嗎?答:當然有啊!Sam,你大學念什麼科系?答:我只能念到高中,因為半工半讀實在沒辦法在印度上大學!Sam,為什麼當年西藏政府官員會簽自願放棄主權的和平協議?答:他們都被軟禁了,是被逼的。Sam:那你想回拉薩看看嗎?答:當然想。但是這輩子,應該沒機會了!我們想看爸媽,只是高鐵想不想買的問題,對Sam而言,是下輩子的問題。我們之中不乏對於政治性問題抱持犬儒主義態度者;但是對當年12歲的Sam而言,他不懂政治,但政治不給予他們生存下去所需要的空間與希望。12歲、16、18歲的台灣孩子,在補習班、升學考試以及無謂的愛情中恣意揮霍生命。12歲、16、18歲的圖博孩子,在喜瑪拉雅山麓間逃亡填壑、在異鄉艱困求生存,在世界屋脊的南北兩側絕決自焚。我想說的是,自由從來得來不易,屠戮與暴力竟然仍在理應是人間凈土的香格里拉蔓延著。那些以為用虛假九二共識就能為萬世謀太平的人,那些以為迴避沾染政治就能趨吉避凶安身立命的人,麻煩花一點時間,跟藏人朋友聊聊,才能頓悟過去的我們,都too yang, too simple,啊,sometimes naive!我是台灣人,我主張台灣獨立。他們是藏人,他們有權獨立,他們正在燃燒。《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新聞出處---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0308/811409/我的圖博朋友





創作者介紹

林偉銘

louisetoni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